推進整合式創新 加快顛覆性技術突破

發布時間:2020-02-24 14: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關鍵詞:推進整合式創新 加快顛覆性技術突破

摘要:新一輪科技革命背景下,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驅動著全球范圍內的新一輪產業變革,并使得企業競爭環境呈現出模糊性、非線性、指數性、生態性等特征。面對更加模糊不定、復雜多變的競爭環境,企業只有加快實現顛覆性技術創新,才能具備持續創新能力和全球競爭力,為我國建設世界科技強國提供有力支撐。

       新一輪科技革命背景下,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驅動著全球范圍內的新一輪產業變革,并使得企業競爭環境呈現出模糊性、非線性、指數性、生態性等特征。面對更加模糊不定、復雜多變的競爭環境,企業只有加快實現顛覆性技術創新,才能具備持續創新能力和全球競爭力,為我國建設世界科技強國提供有力支撐。基于整合式創新的理論視角,新競爭環境下,企業技術創新需要從封閉自主轉向基于自主的開放整合,通過科技創新筑基、制度文化賦能、戰略視野驅動,由單一技術創新轉變為技術創新、制度創新、文化創新、戰略創新的整合創新,打造動態核心能力,進而實現顛覆性技術突破和技術的持續躍遷。

  作為一個后發經濟體,中國的多數企業在發展初期缺少技術積累,與發達國家企業存在顯著的技術差距,因此,技術引進、消化吸收和模仿式創新是多數中國企業早期滿足市場需求、實現自身發展的技術發展路徑。但是,這一路徑很容易使企業陷入“引進-落后-再引進-再落后”的追趕陷阱,雖然也有不少企業依靠二次創新克服了簡單模仿的弊端,但總體來看,中國企業依然未有效解決核心技術缺失的難題,在全球價值鏈中仍位于中低端環節,在國際生產分工格局中處于從屬地位,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十分突出。

  企業是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和科技強國建設的核心主體,而顛覆性技術創新是我國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的突破口。因此,只有推動企業加快實現顛覆性技術突破,才能切實提高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企業亟須突破傳統的線性增長思維和單一發展模式,從封閉自主創新轉向基于自主的開放整合創新,應用整體性、全局性、非線性思維,調整自身使命、愿景和戰略定位,加快實現顛覆性技術突破,提高持續創新能力和全球競爭力,這不但是培育世界一流企業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更是建設面向未來的科技創新強國和實現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命題。

  企業競爭環境呈現新特征

  當今世界正處于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孕育期,顛覆性技術不斷涌現,新的產業組織形態和商業模式不斷形成,為人類社會提供了跨越式發展的新動能,更為后發國家加快技術追趕、實現創新引領發展提供了新機遇。關于新興顛覆性技術有兩個代表性的組合詞匯——“NBIC會聚技術”和“ABCD互聯網新興技術”。“NBIC會聚技術”是指迅速發展的四大科技領域的協同與融合,即納米科技、生物技術、信息技術、認知科學,最早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和美國商務部牽頭資助的50多名頂尖科學家共同開展的前沿科學研討計劃提出,他們認為NBIC會聚技術將成為21世紀最具代表性的前沿科技,這四個技術領域的每一項重大突破都會為人類社會和經濟發展帶來巨大的變革,其中任意兩項技術實現交叉、會聚、融合或集成,都將產生深遠影響。

  “ABCD互聯網新興技術”則是指伴隨著5G通信技術等的重大突破,廣受關注的互聯網新興技術,包括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和數據科學。ABCD互聯網新興技術的發展同樣正在引發實質性的社會變革。包括美國、德國、日本、英國、法國、中國在內的全球主要國家紛紛出臺了相關國家戰略與科技政策。

  以NBIC會聚技術和ABCD互聯網新興技術為代表的顛覆性技術,正驅動著全球范圍內的新一輪產業變革,使企業所處的國內外競爭環境和企業間競爭模式呈現出如下新的特征:

  第一,模糊性,集中表現為企業邊界和產業邊界的模糊化。隨著新興顛覆性技術的涌現和基于互聯網的商業模式變革,企業和產業邊界越來越模糊,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行業格局被互聯網深度重構,跨界顛覆日益成為普遍現象。企業不但要和同行業內的顯性競爭對手直接競爭,還要時刻準備迎接來自跨界競爭對手的挑戰。高度不確定性的競爭環境和產業邊界的模糊化,倒逼企業重新思考自身發展與產業競爭格局變遷的關系。

  第二,非線性,集中體現為技術的非線性發展,以及知識生產和傳播的非線性特征。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顛覆性技術的發展呈現出典型的非線性特征,催生了諸如眾包、維基經濟學等非線性的知識創造和傳播模式,并帶來了許多生物學意義上的“涌現”現象,對現有的認知模式和組織模式產生了較大沖擊。技術發展的非線性和知識生產與傳播的非線性,使得企業技術創新管理和競爭優勢培育不再遵循千篇一律的定式,而是越來越個性化、差異化、多元化。這不但給傳統的企業管理帶來了新挑戰,也為新興企業和后發經濟體提供了差異化突破和非對稱性趕超的機遇。

  第三,指數性,集中體現為技術成熟與擴散速度、用戶和行業增長速度的指數性特征。以大數據、3D打印、人工智能為代表的顛覆性技術的不斷涌現和加速應用,不但有效破解了企業內部管理面臨的“信息孤島”難題,也極大地提高了企業間信息傳播的速度和效率,大大加快了企業技術創新的速度,使企業間合作開展技術創新的成效大幅提升,管理和溝通成本明顯降低。其結果之一,就是技術成熟和擴散的速度日益呈現指數性特征,新技術、新產品的用戶獲取成本顯著降低、用戶積累速度爆炸性增長。例如云計算的指數性發展和應用,帶來了云服務使用成本的指數性下降,隨之而來的是云服務行業用戶數量和銷售規模的指數性增長。一大批新創企業借助云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快速崛起,并跨界沖擊著汽車、金融、裝備制造等傳統行業的在位企業。人工智能和通信技術的融合發展,也正在帶動智能制造、智能客服、智能家居行業的指數性發展。面對技術和行業的指數性發展趨勢,無論是初創企業,還是成熟企業,都需要打破原有的穩態競爭思維,實施動態性、指數性的創新與競合策略。

  第四,生態性,集中體現為生態型組織和競爭模式的涌現。生態型組織是相對于傳統的科層制組織而言的,生態型組織擁抱變化、重視共生而非競爭,強調組織扁平化、管理民主化、員工創客化。如今組織和產業邊界日益模糊化,互聯網新興技術使得在線共創和產業鏈價值鏈高效聯動成為現實,創新過程和利潤分配模式出現結構性變化,企業競爭焦點也從單一技術、產品或市場,轉向基于創新生態系統的整合競爭。與此同時,開放式創新、眾包、知識付費等新商業模式推動零工經濟快速發展,沖擊著現有的技術創新與獲利模式,也改變著傳統的封閉式創新模式與零和競爭思維。生態型組織不但是有效的企業組織管理模式,也是極具競爭力的商業模式。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成為生態型企業,或者與現有的生態型企業合作,加快技術創新、價值共創和利益共享的步伐。

  新競爭環境呼喚整合式創新

  技術創新管理視域下,顛覆性創新意指后發國家或后發企業從低端市場或低端技術切入,沿著價值鏈逐漸攀升,最終比肩甚至超越原有競爭對手的過程,這一概念最早由哈佛大學教授克里斯滕森提出。顛覆性技術創新是相對漸進性創新而言的,目前已經成為全球創新的新趨勢,而顛覆性創新是建設科技強國的利器。

  傳統的創新理論和范式,側重從具體的行為、方法、環節、主體或問題入手理解創新過程、制定創新策略,現有的主流創新理論大都無法擺脫線性思維模式,雖然能夠提升企業某方面的能力,但是缺少對創新作為一種社會性創造過程的整合性思考。新競爭環境下,面對更加模糊不定、復雜多變的競爭形勢,我國企業亟須采用新的創新戰略和創新模式,加快技術創新和應用,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困境。

  整合式創新理論的提出正是基于這一背景。整合式創新是戰略視野驅動下的全面、開放、協同創新,其核心要素是戰略、全面、開放和協同,四個要素相互支撐,統一于整合式創新的理論范式中。根據整合式創新理論,創新不只是研發部門的責任,而是需要納入企業整體發展戰略中,以戰略創新引領技術創新和管理創新,實現全價值鏈的動態整合,真正落實“人人都是創新者”的理念。在整合式創新過程中,企業不但要注重通過全員、全要素、全時空創新強化技術要素,還要注重對非技術要素的發掘和利用,打造屬于自己的獨特“雙核”——技術核心能力和管理核心能力,從而在新競爭環境下超越中國企業“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傳統追趕模式,加快實現顛覆性技術突破。整合式創新和傳統創新范式最大的區別在于,整合式創新倡導戰略視野驅動,強調從系統觀和整體觀出發,思考企業技術創新體系的建設和創新過程的管理,重視對國內外環境、行業競爭趨勢、技術發展趨勢的戰略研判,以戰略創新引領技術要素和非技術要素的融合發展。

  企業加快顛覆性技術突破的路徑選擇

  從整合式創新理論出發,結合企業創新實踐探索,我們認為企業可通過以下路徑加快實現顛覆性技術突破,分別是科技創新筑基、制度文化賦能和戰略視野驅動。這三大路徑是從技術要素向非技術要素升級、從戰術層面向戰略層面進階和升華的過程,也是由單一技術創新向技術創新、制度創新、文化創新、戰略創新演進的整合突破。

  第一,科技創新筑基。科技創新對企業顛覆性技術突破和國家高質量發展具有基礎性、關鍵性和引領性作用。建設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適應和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根本上要靠科技創新。企業可以通過自主研發、開放共創、并購吸收三種途徑加快顛覆性技術創新,具體選擇哪一種途徑,需要企業結合自身資源稟賦、技術路線和所在行業的競爭環境綜合作出選擇,并根據不同發展階段的需求和競爭環境的變化及時調整。與技術引進和模仿式創新相比,自主研發的投入周期更長,面臨的不確定性更高,但相應的潛在回報也相對更高。自主研發對企業顛覆性技術突破和掌握核心技術具有長遠的戰略意義,在開發新產品乃至開辟新市場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價值。

  然而,對于許多企業而言,自主研發面臨著周期長、風險高、成果應用難度大等諸多挑戰,而且可能因其封閉性產生效率低下、對外部資源和市場需求把握不準等風險。開放共創是在自主研發的基礎上,借鑒開放式創新的理念,引入外部合作者,將供應商、用戶乃至競爭對手作為企業技術創新的外部來源,實現內外協同、多元共創和價值共享,是降低技術創新的風險、提高新技術和新產品研發效率的有效途徑。開放共創的另一優點在于能夠有效發揮多元異質性主體的比較優勢,通過“將蛋糕做大”實現聯合技術突破和市場共贏。

  此外,在自主投入的基礎上積極尋求并購吸收后的整合,也是一種可行的顛覆性技術突破模式。并購吸收是實現“彎道超車”、加速技術突破的有效途徑。

  第二,制度文化賦能。在開放式創新時代,提升企業科技創新能力的責任早已不止于企業內部的研發團隊,而是企業的全體員工,以及包括用戶、供應商乃至競爭對手在內的多個外部利益相關者。在復雜的利益相關者協同問題上,制度與文化的賦能能力決定了企業能否真正激活組織、激活組織內的個體和外部合作伙伴,以及企業能否達成高效協同、聯合推進技術創新和催生顛覆性技術的目標。

  制度和文化賦能是指企業通過組織更新、打造包容創新的文化來賦能組織內外的創新個體,進而實現內外高效協同和上下有機整合。科技創新的目的在于構筑企業核心技術能力,為長期發展奠定基礎。但是仍然有許多技術和產品強勁的企業未能成功地實現持續的技術創新并從創新中盈利,重要原因就在于它們忽視了管理核心能力的打造。無論是自主研發、開放共創,還是并購吸收,科技創新的加速突破均需要依靠鼓勵冒險、包容失敗、獎勵學習的制度和文化來持續賦能,由此才能實現全員、全要素、全時空的持續創新。

  組織更新是指企業及時調整組織管理模式來積極應對外部市場和環境變化,滿足不同階段的發展目標。互聯網和數字技術帶來的商業模式變革,共享經濟、零工經濟等新經濟模式的深入發展,對科層制企業的組織更新速度和效率提出了重大挑戰,也為企業管理變革帶來了壓力和機遇。通過組織和制度更新培育鼓勵創新、包容失敗的文化,能夠有效激發組織內外的個體和團隊持續開展創造性活動并保持創新合作的積極性。

  第三,戰略視野驅動。依靠制度與文化賦能、科技創新筑基打造的核心能力,能夠為企業提升整體生產效率和贏得短期競爭優勢提供強大的保障,也是諸多初創企業成功躍過“創業死亡谷”、實現規模化發展的關鍵所在。然而,回顧企業成長史和產業變遷史,可以看到像柯達、諾基亞、施樂打印機等許多知名企業都曾經在技術創新和市場競爭中取得輝煌業績,但由于沒有抓住革命性技術帶來的新機遇,在技術變遷的浪潮中錯失良機。這種在短期內取得耀眼成績但卻在長期錯失轉型最佳契機從而退出歷史舞臺或被后發者顛覆的現象,被稱為“創新者的窘境”或“成功者的詛咒”。究其根源,是這類企業雖然在某類核心技術、產品或市場上占據領先優勢,但企業管理者缺乏對社會、經濟、產業發展趨勢的超前判斷與布局。戰略視野的短視往往會導致企業管理者忽視技術變革的非連續性、非線性和非對稱性,最終難以成功地從現有技術和產業高地躍遷至新的技術和產業高地。

  那些不被短期的技術和商業模式優勢“鎖定”、能夠及時進行組織更新和文化重構、在多次技術和產業浪潮中精準抓住機遇實現躍遷的企業,大都非常重視戰略視野驅動與引領。戰略視野驅動主要體現為超前布局前沿顛覆性技術研發、精準定位企業未來技術方向,加強短期戰略和中長期戰略的平衡,在此基礎上實現組織戰略、制度文化和技術創新的動態匹配。戰略視野是區別一般管理者和卓越領導者的關鍵,更是企業和國家在復雜多變、模糊不定的發展環境中識別和抓住重大戰略機遇,實現指數型增長的關鍵。

  戰略視野驅動的重點在于分析影響社會、政治、經濟、環境、客戶、政策的長期因素,識別影響企業發展的大趨勢,明確自身的愿景和戰略定位。管理層需在此基礎上建設基于共同愿景的協同平臺,針對未來趨勢共同謀劃,形成企業發展路線圖,結合自身的資源稟賦制定中短期戰略。通過創新戰略的動態調整與優化,以創新戰略引領和加速顛覆性技術突破和核心能力建設。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企業技術創新能力和國家創新實力正在從模仿和追趕為主的階段轉向“跟跑、并跑、領跑”并存的階段,科技創新強國建設也正步入關鍵的轉折點——從需求引致的創新之路轉向基礎研究和重大技術突破引領的創新之路,成功轉型的關鍵在于加快顛覆性技術創新和核心技術突破,加強創新的整合性思考,加快培育世界一流企業。

  通過整合式創新實現對當下關鍵核心技術的掌握和面向未來的前沿技術的把握,是中國企業超越追趕、實現創新引領發展的關鍵所在。對于那些有志持續實現跨越式發展的企業,更為重要的是在非連續性技術創新和戰略前沿技術創新方面保持領先,由此方能掌握和制定新的游戲規則,在全球競爭中贏得領先優勢。

  展望未來,企業在應用整合式創新,打造自身動態核心能力,加快顛覆性技術突破的同時,要進一步加強科技創新的整合思考,以未來使命和戰略視野引領持續的創新躍遷。企業在提升經濟效益之外,也要不斷賦能組織內外個體的能力改善、價值實現和幸福感提升,在此基礎上創造更多、更可持續的社會價值,推動產業、國家乃至全球的可持續發展。 (尹西明 陳勁 海本祿)

(責編:)

煤炭工業協會:行業經濟運行保穩成關鍵

 “當前正處于疫情防控關鍵期,做好能源供應保障工作意義重大。各煤炭企業要按照國家能源局《關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間煤炭供應保障有關工作的通知》工作部署要求,統籌做好疫情應對和煤炭保供、穩價工作,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提供堅實的能源支撐。”在2月21日煤炭經濟運行分析視頻會議上,中國煤炭工業協會、中國煤炭運銷協會向各地煤炭企業發出號召。

广州11选5计划
pk10开奖记录 福彩3d今晚直播开奖 重庆时时彩走势软件 湖人vs马刺加时赛那场 武汉酒店按摩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 韩国快乐8 江苏7位数中奖走势图 正规黑龙江11选5 东方通信股票 pk10直播视频 手机qvod一本道 西宁按摩便宜的地方 江西多乐彩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计 3d开奖号码走势图